化学部落~~格格

臭名昭著的“越战遗害”——橙剂(Agent Orange)

引言

越南战争是二战以来美国参战人数最多的战争,影响极为深远。战争期间,越南人民运用热带丛林组织游击战给美军带来重创,美军为了对付神出鬼没的游击队,他们根据英军早期抗击游击部队的经验,从飞机上喷洒出大量化学物质,导致山上的树林大面积落叶,草木枯死,并且数年内植被都难以恢复,最终使得敌对目标失去天然保护屏障。尽管美军为谋求战争胜利,不惜破坏大量植被,但最终美国还是在越战中不堪消耗,逐步撤军并宣告战胜失败。几十年过去了,越南人民却依然饱受战争所带来的创伤,特别是化学污染问题让他们陷入无尽的噩梦,这也时刻警醒我们,禁止化学武器应当是人类的共识。

图1 化学物质毒害后的植被(图片来源于网络)

“彩虹除草剂”的主力——橙剂

为了破坏越南游击队的丛林庇护,以及削弱越共的作战能力,美军专门制定了“除草剂方案(Herbicidal warfare)”,并着手实施所谓的“牧场手行动(Operation Ranch Hand)”。为此,美军需要使用大量的除草剂,这些除草剂被装在大容量(55美制加仑,约210升)的桶中,以蓝、白、绿等不同颜色进行标识并冠以蓝剂(Agent Blue)、白剂(Agent White)、绿剂(Agent Green)等名称,这些颜色各异的除草剂统称为彩虹除草剂(Rainbow Herbicides)。需要说明的是,这些除草剂的成分和作用不尽相同,例如蓝剂的主要成分是二甲胂酸(dimethylarsinic acid),用来使农作物减产,进而切断游击队的补给;而白剂和绿剂的成分和作用则与橙剂类似,经常在橙剂短缺时作为替代品。数量众多的除草剂中,被美军使用最多的就是橙剂,有数据表明,1961-1971年间,美军共喷洒超过八千万升的橙剂。

图2 装有大量橙剂的桶堆(图片来源于网络)

橙剂的化学成分

事实上,橙剂并非美军首次使用,早在1948-1960年间英军就曾使用橙剂对抗马来亚当地的游击部队。橙剂威力巨大但其实成分却并不复杂,它主要由两种名为2,4,5-三氯苯氧乙酸(2,4,5-Trichlorophenoxyacetic acid,简称2,4,5-T)和2,4-二氯苯氧乙酸(2,4-Dichlorophenoxyacetic acid,简称2,4-D)的物质等比例混合而成,又由于生产工艺等原因,另一种更加臭名昭著的“二噁英”类强致癌物质2,3,7,8-四氯二苯并二噁英(2,3,7,8-Tetrachlorodibenzodioxin,TCDD)作为杂质被混合其中。前两种物质本来都属于植物生长调节剂,可以防止落花落果,可一旦大剂量使用反而会起到相反的效果,因此美军为达目的不得不将超大剂量的橙剂喷洒在植被表面。

图3 橙剂的主要化学成分

TCDD被认为是二噁英类化合物中毒性最强的一种,因此大部分的动物实验研究皆使用TCDD作为检测二噁英类化合物毒性的标准。所谓二噁英(dioxin),其实是1,4-二氧杂环己二烯类化合物,多数含有多氯二苯并呋喃(polychlorinated dibenzofuran,PCDF)结构,因其良好的脂溶性,这类物质很容易在生物体内富集。此外,二噁英类物质具有显著的细胞毒性,还能侵入DNA分子,诱发突变,因此具有致畸与致癌等作用。国际癌症研究机构也确认二噁英对人体有明确致癌性,属于1类致癌物。橙剂中的TCDD看似含量不高,但却危害极大,美军当年逞一时之快,滥用橙剂也给战后的越南人民以及在越战期间服役的美国军人带来持久不能消除的后遗症,还引发了影响巨大的集体诉讼。

持久的橙剂后遗症

1973年美军撤离越南,越战也逐渐进入尾声,越南人民开始期盼战后平静的生活。然而,战区的人们却开始患上各种奇怪的疾病,痛苦不堪,更难以预料的是他们的后代出现了很多畸形儿以及智力障碍的孩童。结合当时美军的除草剂作战方案,越南很快将矛头指向橙剂,更准确来说应该是橙剂中的TCDD成分,因为他们在20世纪70年代越南南部妇女的母乳中发现高浓度的TCDD。无独有偶,曾经在越南服役过的美国退伍军人,罹患癌症、神经、消化、皮肤和呼吸系统疾病的比率也较常人更高,在这些军人的血液中同样检测出高浓度的TCDD含量。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二噁英造成的影响很可能是长期的,甚至能够延续几代。虽然很多研究都表明越南先天性畸形的情况与橙剂中的二噁英存在重要关联,但美国却坚称并无直接证据可以证明橙剂影响了几代人的健康。

图4 饱受橙剂伤害的越南儿童(图片来源于网络)

虽然美国在2012年制订一项计划,决定花费900万美元帮助越南残障民众,也有部分名人和团体成立基金会对这些残障孩童提供帮助,但整体还是杯水车薪,橙剂对儿童及其家庭以及整个社会造成的伤害永远无法弥补。另一方面,橙剂受害者为了自身合法权益,战后提出一系列的诉讼和法律问题,代表性的就是美国越战退伍军人自1978年以来针对以陶氏化工和孟山都为代表的橙剂生产公司提起的集体诉讼,可最终这些退伍军人的权益也没能得到很好保护。虽然1991年,美国国会颁布《橙剂法》表示曾在越南暴露于橙剂或TCDD的退伍军人在一定的条件下“推定”符合资格者,可接受治疗和赔偿,但实际获得治疗和赔款的军人数量我们也无从得知,只知道橙剂对人类以及环境带来的伤害依然还在继续······

结束语

现代意义上的化学武器使用始于第一次世界大战,交战双方使用毒气造成了巨大的痛苦,也造成了惨重的战场伤亡。虽然橙剂并不像氯气、光气和芥子气那样给人类直接迅速地带来毁灭性伤害,但它当之无愧也属于化学武器之列,它所造成的危害和影响丝毫不亚于上述化学物质。化学武器所造成的滥杀滥伤后果实在触目惊心,我想任何人都应该珍爱和平,尤其是化学工作者更应当警钟长鸣,减少和清除化学武器应当是全人类共同追求的目标。

参考资料

[1] 刘洋. 橙剂: 未泯的越战创伤. 环球财经, 2016, 12, 66.

[2] Stellman, J. M., et al. “The extent and patterns of usage of Agent Orange and other herbicides in Vietnam.” Nature, 2003, 422, 681. DOI: 10.1038/nature01537

[3] 林海鹏, 于云江, 李琴, 等. 二噁英的毒性及其对人体健康影响的研究进展. 环境科学与技术, 2009, 32, 93.

[4] 网页资料:Vietnam War: French court to hear landmark Agent Orange case

[5] 网页资料:IARC MONOGRAPHS ON THE IDENTIFICATION OF CARCINOGENIC HAZARDS TO HUMANS

Related post

  1. Angew. Chem., Int. Ed. 大蒜中的主要成分的…
  2. 开发用于高效率电解水的非贵金属电极:利用太阳能生产氢气
  3. 元素周期表进化史—2
  4. J. Am. Chem. Soc.从氨合成二级酰胺
  5. 【第一期】 纳米反应器
  6. 有機化合物の日本語名称3
  7. Nature Catalysis创刊啦!
  8. 有機化合物の日本語名称5

Comment

  1. No comments yet.

  1. No trackbacks yet.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

Pick UP!

微信

QQ

广告专区

PAG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