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化学家

第122回—“把分子轨道反应论写入教材”Ian Fleming教授

本文来自Chem-Station日文版 第122回―「分子軌道反応論の教科書を綴る」Ian Fleming教授cosine

翻译投稿 炸鸡 校对 HaoHu

第122回海外化学家采访的是Ian Fleming教授。Ian Fleming教授为剑桥大学名誉教授,研究有机合成化学的各个课题。他最广为人知的是开创了运用有机硅化学方法来控制各种有机反应的空间立体构象。下面是今天的采访。

Q.请问您为什么会选择成为一名化学家呢?

我的理由很直接:我认为化学很有趣。但要弄清楚有趣现象背后的原因却不是件易事。在我11岁的时候,我在学校附近的商店里买来了本生灯(本生灯是科学实验室常用的高温加热工具之一,本生灯用于加热,杀菌,和燃烧。本生灯可安全地燃烧气体燃料,火焰不会倒流进气体供应管内),锥形烧瓶,玻璃管,漏斗等化学实验用的仪器,而且我父亲那时候的工作是个金属工程师,每天他下班回家都会带回来硫酸铜,浓盐酸,硫酸之类的物品,所以这些东西就组成了我人生中拥有的第一套化学实验设备。尽管都是些没啥用的东西。
在学校的头几年,化学课似乎非常普通,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内容。当时担任化学老师的Timbrell先生写了一本囊括了学校教学大纲的书,我很喜欢那本书。书里的内容让我忍不住反复品味。在家里我反复地读那本书,甚至在学校里上课的时候,老师在讲台上讲,我就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下象棋。
到了6年级的时候有机化学换成Stan Featherstone老师教的时候,我才得以接触化学生动有趣的一面。Stan Featherstone老师特别允许我做Mann和Saunders教科书上的化学实验。直到我毕业后,我大概做了有50种有机化合物,这甚至比我在本科阶段合成的化合物还多。可以说我从很早开始就积累了一定的化学实践经验。
我还喜欢生物学,我还曾希望我以后的职业生涯能和生物学扯上关系,但当我在剑桥大学刚接触到生物学时,我对代谢路径十分感兴趣,然而我后来发现代谢途径也是化学相关的内容。升入二年级后,我首先从彼得•赛克斯(Peter Sykes),然后从马尔科姆•克拉克(Malcolm Clark)那里学习了有机反应机理。从克里斯托弗•隆格•希金斯那里学习了分子轨道理论。化学学科开始具有了令人满意的知识结构,我被化学深深地吸引住了。
从那时起,尤其是在接下来的四到五年中,我已经能够将我的有机化学的所有知识组织到一个连贯的框架中,并且我的知识量一直在增加。所以我为什么会成为一名化学家还要归功于我的化学老师们。

Q.如果您不当化学家的话,您会选择从事哪个行业呢?为什么?

说现实点的话,我或许会选择一个与化学家差不多的职业,比如生物化学家或是医生。可是那样的话我的人生就会少了很多乐趣。如果我不选择科学的职业,选择在我力所能及的职业,我会想成为一名摄影记者。如果你问我“能成为什么”,意思说要求有特定的才华,我也许会说我想成为一名电影导演。

Q.您现在进行的是什么研究呢?您具体想怎么做呢?

我现在正忙于修订教科书。我和Dudley Williams一起编写的《Spectroscopic Methods》第六版已经完稿并出版了。我现在正在编写两本书取代33年前出版的《Frontier Orbitals》。分别是和《Frontier Orbitals》同难度的学生版(300页)和供想深度学习人群阅读的,参考文献齐全,囊括更多素材的图书版(550页)。和以前一样,这本书照顾了想要用物理方法而不是数学方法理解概念的,比如像我这样的有机化学家,不需要用到数学知识就能理解。新版书名为《Molecular Orbitals and Organic Chemical Reactions》,不怎么强调前沿轨道法。我下一次的任务大概率是再一次修订我自己很久以前写的《Selected Organic Syntheses》。

Q.如果您有机会与一个历史人物共进晚餐,您会选谁,为什么呢?

塞缪尔•约翰逊(英国历史上最有名的文人之一,集文评家、诗人、散文家、传记家于一身)是历史上最聪明的人之一了,他会是一位很好的交谈对象。我脑袋里又想到了很多其他名字:伊丽莎白女王一世亨利•詹姆斯弗吉尼亚·伍尔夫奥森·威尔斯,莎士比亚比利·怀尔德。。。要是都请来都能开个晚会了!

Q.您最后一次亲手做实验是在什么时候呢?具体做了什么呢?

我后来的一些同事可能还记得我向他们展示了如何获得晶体的方法-这似乎是一门失传的手艺,但我认为这不算是一次实验。我记得的最后一个实验是预实验,目的是确定Mike Woolias开发的吲哚合成法有没有起作用。实验包含在不使用过渡金属的情况下用氨基取代芳基卤化物,这比Buchwald-Hartwig反应还要早。我记得1973年7月我去参加Oxford Synthetic Meeting,我尝试在乙醇溶液中,在加热回流条件下用苄胺开环环氧化物。开完会回来发现不仅环氧化物开环了,邻溴化物竟然也发生了分子内置换。

Q.如果您被滞留在一个满是沙漠的孤岛上,只能选一个的话您会带什么书和音乐?

只能选一个这让人太难抉择了。必须选长篇小说。《战争与和平》或莎士比亚全集(可以带吗?)。音乐的话带贝多芬四重奏。

Q.您最想看哪位化学家的采访?

哈佛大学的David Evans。。他总是能在教育和研究方面给人以启示。

Related post

  1. 从催化开始走向生命—金井求教授
  2. 第127回—“研究生物上难以处理的金属离子”Ann Valent…
  3. 陰山 洋 Hiroshi Kageyama
  4. 第120回—“全合成医药用的复杂天然化合物”Richmond S…
  5. 第六回 合成电子回路ー寺尾潤副教授
  6. Nicolai Cramer
  7. 第81回–海外化学家专访–均相高分子聚合…
  8. 海外化学家专访 第1回 挑战人工分子机器的合成-David Le…

Comment

  1. No comments yet.

  1. No trackbacks yet.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

Pick UP!

微信

QQ

广告专区

PAG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