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化学家

129回—“追踪污染环境的有机物质”Scott Mabury教授

本文来自Chem-Station日文版 第129回―「環境汚染有機物質の運命を追跡する」Scott Mabury教授 cosine

翻译投稿 炸鸡 校对 白菜猪肉馅

第129回海外化学家采访的是Scott Mabury教授。Scott Mabury教授现任教于多伦多大学化学系,主要研究氟元素化学物质的环境动态,分布,残留性。下面是今天的采访。

Q.请问您为什么会选择成为一名化学家呢?

在农场长大在中学教科学的母亲和密苏里州波托西的高中的一位优秀的化学老师(Bill Nelson),还有大学里学的一门《环境化学》的课程,这些都是促成我与化学结缘的主要因素。

Q.如果您不当化学家的话,您会选择从事哪个行业呢?为什么?

我想当一名脑科学家或是农民,我现在每周做一天的农活。我想当农民可能会比较好,因为精神回馈会比较丰富。脑科学十分吸引人,非常富有研究意义。

Q.您现在进行的是什么研究呢?您具体想怎么做呢?

课题很多,我最喜欢的课题是为什么人类会被全氟酸污染。我们正在探究通常用于赋予食品用纸防水性和防油性的各种聚氟磷酸盐的合成和反应特性。我们刚刚发表了几项研究表明我们可以在ppb级别上测量人类血清中这些化合物的浓度。我对各类聚氟磷酸盐在人体中的代谢反应,PFOA及与之相关的全氟酸会对人体造成什么程度的伤害尤其感兴趣。也做一些反应性中间体的研究和动物代谢研究。 

Q.如果您有机会与一个历史人物共进晚餐,您会选谁,为什么呢?

温斯顿·丘吉尔(20世纪初期至中期的英国保守党籍政治家、演说家、外交家、军事家和作家)。自从兼任大学管理工作以来,我就给人以一位成功的领导人的形象。 

Q.您最后一次亲手做实验是在什么时候呢?具体做了什么呢?

我曾经很喜欢设计实验,但自从当上了副教授开始就不是那么喜欢了。这么一说,在农业生态系统中我常常进行大规模的现场实验来追踪食品接触纸中化学物质的命运。开着John Deere的拖拉机,在20英亩的私人农场中,用大豆填埋600吨造纸污泥。然后由本科生采集样品并拿去做最后的分析。我在研究中做出的并不是什么科学性的贡献但是我的贡献于实验来说又是必不可少的。

Q.如果您被滞留在一个满是沙漠的孤岛上,只能选一个的话您会带什么书和音乐?

这和发表论文是一样的,质比量要重要,但量也非常重要(尤其是我被流放到孤岛上时)。我带《战争与和平》(《战争与和平》是俄国作家列夫·托尔斯泰的一部长篇小说。本书于1865年到1869年出版,讲述欧洲拿破仑时期的俄罗斯所发生的事)。音乐有点难选,Led Zeppelin(齐柏林飞艇是英国的硬式摇滚/重金属乐队,1968年成立于英国伦敦)的歌会和列夫·托尔斯泰很搭。 

Q.您最想看哪位化学家的采访?

这个太多啦,我原来还以为不会这么难以抉择。采访Mario Molina 或Sherwood Rowland吧,他们都是我科学上的偶像,我想看看他们真实的一面。

Related post

  1. 第74回–深耕仿生化学领域研究的Ronald Bre…
  2. 第130回—“面向无机薄膜沉积法的有机金属化学”Lisa McE…
  3. 第60回海外化学家专访–“有助于能源和环境化学领域的…
  4. 祝介平
  5. 第125回—“非线形光传播的基础性质及其应用”Kalai Sar…
  6. 生越 友樹 Tomoki Ogoshi
  7. 第90回–“金属络合物的超分子化学和功能开拓”Pau…
  8. Manuel Alcarazo

Comment

  1. No comments yet.

  1. No trackbacks yet.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

Pick UP!

微信

QQ

广告专区

PAG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