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学家专访

跌倒过才是最美的人生—藤田诚 教授

化学家专访过的化学家们跨度非常大——从领域第一人到未来新星都有,这一次专访是东京大学研究生院工学科研究科应用化学专业的教授藤田诚教授,是由金井求老师为我们推荐的。说到藤田老师的话chem-station曾经多次刊登他的研究,他作为自组装概念的提出者,一直行走于世界该领域的前沿。更为了不起的是他将此概念变成现实,发表了可能颠覆业界的晶体海绵法这样的结构解析的方法,该研究结果(chem-station也曾做过介绍)。作为世界顶尖科学家的藤田老师,为什么会选择做化学?现在让我们来揭开在化学研究之外的藤田老师。

Q. 您为什么要从事化学研究?

从小就是喜欢理科的孩子,在百货商店(现在的Tokyu Hands东急手创馆)里,经常看着昂贵理科实验装置眼睛闪闪发亮。小学生时候,父亲说“我有个朋友是开试剂和仪器的店铺的”然后就带我去那家店。在常人眼中根本碰不到的化学药品和实验器材在我这个小学生这儿就像是小玩具一般,那之后,我经常一个人在家做化学实验来玩。那个年代还没有宅男这个词,现在来看那时候我或许就是个死宅。可能就是这个经历决定了我的命运。
对了,那个时候还是小学生的我能记住去店铺的路是从自己家出发先后乘坐西武线和丸之内线在本乡三丁目站下车,之后转角向左再向右再…就这样。那时候对于附近的东大是完全不知道。现在想起来,父亲的那个朋友其实就是在东大里面推销试剂的。
Level4_Chemistry_Science_Experiment

Q. 如果不从事化学,还有什么想做的?为什么?

我经常对学生说,是个人都会觉得人生都是自己决定自己的道路和职业的。但是,事实并非如此,即使选择了某条路,要能到达至预期的高度还需要受到很多人的影响,被环境分流,外因真的时常左右人生。人生看似自己的选择很多但是出人意料地很少,除这些以外还要受到很多因素的不确定性影响。

这当中重要的事,是觉得“跌倒是一种美好”。只有抱着这样的信念,就算真的在选择的道路上跌倒了,也会觉得自己选择的路是正确的。我并不觉得自己现在的工作和研究是命运使然,绝对是穿针引线或水到渠成才有了现在的人生。如果要是人生能回到原点,除了化学学者还想成为什么,自己将会走向何方,然后到达何处?而且自己将从事什么活下去?对这些其实我还是很有兴趣的,想试试。
不过,想起当年完成博士毕业论文那份痛苦,说不定从事研究以外的事情也不错吧…?

Q. 请简要介绍下现在在做哪方面的研究,这一研究的意义如何?

福岛核电站以来,我时常脑中会思考和能源有关的事情,心想着如果没有化学的力量能源问题恐怕不能好好解决吧。但是呢,现在半路斜插一杠子去从事能源相关的课题,不过是对他人的模仿,只能是尝试接近无限不可能的东西,要怎么做才好呢?
现在,虽然庞大的国家预算投给了与能源相关的研究,但是目的不过是对现有的技术进行改良,或者说就是表面工程,我根本不觉得有什么效率。能源问题的正确解决方法恐怕应该从以下两方面着手:

①选择出少部分特别精通能源化学相关的优秀研究者,将这些人组队并给予充足的研究经费,然后一切就拜托他们了。

②当全世界的化学研究者(包括研究生)脑袋中某处对于无休止的能源问题突然灵关一闪,不要觉得是奇思异想,赶紧先试试吧。

好了,哪个才算是有效的呢?①是虽然对每个研究人员都怀有很大的期望但依然会有少数的研究组会深孚众望。另一方面,②是对每个人的期望无限趋近于零,这个总和(乘以全世界所有的研究员数量之积)真是会惨不忍睹。我觉得能顺利组成这两种体系也许才是重要的办法

接下来,实践①是简单的,因为现在进行的大型项目的人员选定都是在特别优秀的研究人员里好中取精。与此相对的,②的人员配置就不容易了。稍微一想就知道这个实践的科研经费的申请是有必要的但是阻力也很大,头脑中的灵感一瞬即逝。这是我的提议,对于能源研究的大国应该发布悬赏。对于真能发明发现解决人类能源问题的个人和团体奖励数十亿的奖金。做不到这一点,想要达到能量转化率XX%都不知道猴年马月去了。还有,对于这类课题的所有研究经费要放开手脚使用(不要去说什么不正当使用啊、小气抠门啊什么的)。当这些政策开放的时候,稍微一试就意味着能产生很大的动力。新的理论的发现和构想本来就和钱没多大关系。研究生们、还有一度抛弃梦想的研究员们、以及瞅着一攫千金和起死回生的人们都会如过江之鲫一样出现吧。

如果国家发布高额的悬赏金额,我也有各种各样的点子跃跃欲试。。。
stock-footage-green-icon-of-earth-and-green-energy-issues-seamless-loop

 

Q. 如果能和历史上的某一个人共进晚餐的话,您最希望是谁?为什么?

晚饭不是严肃的场合,我和历史上的科学家们都轻轻擦肩而过,真像是命运的捉弄呢。比如十多岁的爱因斯坦念叨“我不认为光的速度是固定的,你说呢”。虽然他日后以此为提示完成了狭义相对论,但是他一生都在纠结那个人到底是谁。所以呢,如果能教给年少的毕达哥拉斯“毕达哥拉斯定理(勾股定理)”的话,我应该会很开心的。

话锋转一下,你知道第五届索尔维会议的合照吗?洛伦兹会长的身边,居里夫人、爱因斯坦、普朗克、海森堡、薛定谔等等,合照上汇集了构建近代物理学上闪耀星空的成员们。我想出席这次会议的晚餐。(请检索百度百科「索维尔会议」)

the-solvay-conference

 

Q.您最后一次在实验室做实验是什么时候?合成的是哪个化合物?

这个真还有一次有趣的经历。那是还有半年40岁时在路易·巴斯德大学做客座的时候,有想法想合成的某个配位子。预测只要两三天就可以完成的简单合成,实际上做了差不多1周。不是水平下降了,而是我们会在记忆中漂亮地忽略掉那些中间的无故损耗时间(比如,排队等NMR的测定、100ml溶媒的浓缩时间、还有蒸发遇到暴沸回收样品的时间+暂时的低迷时间等等),流水一样的作业使实验顺利进行,也美化了我们的回忆。

要是觉得学生“这样的合成都要花一周!”之类而发难的老师,自己去尝试了合成就明白了。

顺便一提,路易·巴斯德大学做的配位子,已经发表为论文了(J. Am. Chem. Soc1999121, 11014 DOI: 10.1021/ja992391r).

2014-09-14_10-38-52

 

Q. 当你搁浅在了一个荒岛上、怎样的书与音乐是必须的?只能说一样。

如果时间是遥遥无期,那么真是想要体验一下荒岛上的生活,到时候不管多少书都要读完。不过与其读书不如写书,我也是要是有时间至少要写本小说。我幻想着我停止呼吸后的样子被人发现的时候,这旁边的笔记本里还有一部精彩绝伦的作品。正因为此,带音乐啊CD啊什么的很快就会听烦的。要是给我个乐器呢我肯定每天热衷于此。二三十年后要是运气好尚在,被发现的时候可以作为 “奇迹的无人岛音乐家”还能发表一下没有受到任何人干扰的原创音乐作品。

 

Q.下一次您推荐我们采访谁

下次请给予中村荣一老师高规格的采访,他能聊出深刻的哲学。要是可以移到有机化学以外的领域,那么建议山下正广老师,和他一叙风流,不过我可不敢保证风格的。

 

*本次采访2013年4月11日。

相关链接

 

藤田诚教授的简历

makotofujita2

东京大学研究生院工学研究科应用化学专业教授。在自发构建分子技能集合体的研究中是引领全球的顶级科学家。于1980年千叶大学工学部合成化学专业毕业,1982年完成研究生院修士课程、成为相模中央化学研究所研究员。1987年取得东京工业大学工学博士以后,1988年担任千叶大学工学部助手,1991年升讲师,1994年升任副教授,1997年任分子科学研究所副教授。1999年历经名古屋大学大学院工学研究科教授后,从2002年起担任现在的职务。获得过2000年日本化学会学术奖,2001年日本IBM科学奖,2013年日本化学会奖,A.C. Cope Scholar Award等。

 

本文版权属于 Chem-Station化学空间, 欢迎点击按钮分享,未经许可,谢绝转载!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saobaozi

小编 大胖VAE 简介:死宅,胖子,工科狗,前化学老师,前AKB旗下某字幕组渣渣翻译一枚,AKB某边缘妹子的一生单推(知道为什么我单身了吧)。毕业于河南某低调二本的化工狗,专业是研究电化学,然而由于本宝宝从高中起对电化学早已十动然拒,毕业之后遂决定离开本专业做一个高中老师对下一代毁人不倦,口头禅“我要用开水将你们这些祖国的花朵浇大!”——所到之处无不引起学生崩溃、同事抓狂、领导相顾而视,无语凝噎(原因你懂的...)。为了不继续祸害高中的各位决定辞职来这儿当小编启(坑)发(害)大家,每日努力刻苦修行卖萌学和装逼学,向往职业是药剂师,梦想是有朝一日能攻克癌症,口号是“不会日语的化工学者不是好的药剂师!” 最后发言:我只说一句“我是大胖VAE,不是AVE,也不是EAV!”看我的口型跟着一起来“大胖VAE,大胖VAE,大胖VAE,重要事情说三遍!” PS:本宝宝画风和大家不同,翻译风格也会有所不一样,对此我只能表示——你们不服来打我啊!

Latest posts by saobaozi (see all)

Related post

  1. 用化学武装生命-窥探沃森・克里克以外的世界!-杉本直己教授
  2. 第六回 合成电子回路ー寺尾潤副教授
  3. 功能性寡糖高效合成・挖掘甜蜜背后的故事—叶新山教授
  4. 第四回 开创令人期待的化合物ー村桥哲郎教授
  5. 以艺术的角度展现科学的魅力——比留川治子
  6. 第五回 用化学的力量控制生物体系ー浜地格教授
  7. 学高为师 身正为范 ・化学与教育的融合–房喻教授专访…
  8. 青年化学家专访–代明骥

Comment

  1. No comments yet.

  1. No trackbacks yet.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

Pick UP!

微信

QQ

PAGE TOP